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论天驱组织的cp观和培养方式

在缥缈录及其不同版本外传的阅读过程中,读者不难发现,息衍是当之无愧的九州野尘第一人.这不仅因为他是身负[吡--]纲领的天驱宗主,更重要的是他在野尘这个年轻的cp身上看到了当初发展失败的息白.
正如息衍本人曾经说过的那样,他"每次看[姬野]的眼睛,就像对着镜子。”
这个认知的具体起源已经无从得知.可以确定的是,在野尘二人初次见面连当事人都互相只有朦胧冲动的时候,息衍已经奠定了他清晰而坚定的cp观.在姬野奋战于台上的时候,息衍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所应该放到的地方上,反而"看见金帐国坐席上的少主不再东张西望了,他的拳头攥得紧紧的,紧盯着场内的动静。"
那一刻,他体会到了通电一瞬的high感.于是他力排众议收姬野做了学生,并且,"帝都史官所不曾记录的,是下唐国武殿都指挥息衍自请为蛮族世子吕归尘的老师,开始教习行兵布阵的学术。"
很明显,收学生并不是什么不可纪录的事情,然而羽将军那立场强大的心怀鬼胎,终于让史官也望而却步.

成功地让野尘二人同堂培养感情后,息衍虽然日理万机并且还要忙着学习民歌照顾花草,却一日不曾忘记为出野尘本搜集资料.在这件事情上,他证明了自己并没有白养着帐下万余鬼蝠.有文道是:
姬野忍了一会儿,忍不住,悄悄地掉头要跑,身后却传来了息衍的声音:“整日和吕归尘出去喝酒放赖,没一点耐性!”姬野心里一凉,明白自己和吕归尘的所作所为,大概没有一件可以逃离老师的眼目。

与息衍同代的天驱大宗主天武者,年轻时曾受给了姬野的爷爷姬扬,至今不可忘怀.为了在后辈身上实现自己功亏一篑的反攻梦想,他对蛮族少主关爱有加,循循善诱,毅然成为了九州尘野第一人.大宗主我挺你!
昭武公后来回忆起来,自己初次出征前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不要输给姬野,刚柔之术,是武术的两种极致,姬野得了姬扬的魂,你得了我的意。我可不希望输给自己的老伙伴!”这是最后的叮咛。
他背对着月光,吕归尘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够感觉到这个老人第一次对自己露出了笑容。

天驱两位宗主历来素少联系,自从cp不合,更是明争暗斗,势同水火.殇阳关一战,纵然两人都坚定认为野尘二人必须一同出征并且同居一个帐篷,但是关键部分仍有分歧.
天武者放下狠话,并且开口就是旧情人:“时代不同,在我们那个时代,那么多男人向往成为英雄,建立功业。姬扬在稷宫的时候,他的朋友是苏瑾深、叶正勋和李凌心,那些男人,他们凑在一起可以颠覆天下。而这个孩子有什么样的朋友呢?他太孤独。他只是想证明他自己而已。”
息衍力挺自己认定的攻,认为今次自己可以拿下自家的受而姬野也必定可以拿下他认定的受:“不,他能行的,我能看出他身上有一种气质,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就觉察了那种气质。”

这种气质,这种搞[吡--]的气质,这种天驱精髓的气质,在日后的劫法场一节中,给了无辜过路的拓跋将军极大震撼.
这位出身北陆不曾见过大阵帐的直男看着夕阳下的野尘,"他明白了这两个字,那就是天驱,两个拥抱在一起的年轻人的背影。"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revolutionaries await
life or something close to it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ministryoflove

Author:ministryoflove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time is contagious, everyone gets old
united we sit
the world in your eye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kick it punch it smash it
touch me, trust me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