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诚意依然在

背景:殇阳凯旋后
原文含量:50%
感想:同人放进原文里全无违和感呢!真是好样的原作呢!


吕归尘用力抓住姬野的肩膀,却不知道说什么。姬野挣脱了他的手,踉踉跄跄往前奔了几步,他在云台的正中央站住了,仰面对着星空,伸展双臂,像是一只绷紧了全身肌肉练习起飞的雏鹰。
“她又死了,又死了一次,”姬野喃喃地说,“就死在我的面前,可我还是没能救她。”
他缓缓地弯下腰去,像是无法再负荷那种悲伤。他用力抱着自己的头,想把自己和整个世界隔绝开来。
“妈妈,我是一个没用的小孩……妈妈,我是一个没用的小孩……我是一个没用的……小孩……”他轻声说。
吕归尘感觉到那股贯心的痛楚了,他觉得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他的朋友的瞳总是显得那么凶狠,仿佛带着仇恨。姬野是在恨别人,或者其实他是在恨着自己。这种仇恨无法解脱,因为死去的人已经死去。
姬野仰面倒了下去,沉重的着地。吕归尘上去想要扶起他来,才发现他已经躺在那里睡着了。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下面藏着暗色的瞳。不像平日那样凶狠又不像方才一般脆弱。他这样半梦半醒的样子,就只是像个脆弱的孩子。
“姬野……”吕归尘抚摸着姬野的头发,用蛮族的语言轻声说,“我会保护你的。”
那种古老陌生的荒蛮之音回荡在夜色里,让吕归尘又想起了北陆的草原。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怀念过那片草原了。是因为习惯了南淮的生活么?和眼前这个无法无天的少年武士一起的快乐生活。这个少年武士给了他那么多他从来不敢想象的美好事情,但是他在这种时候却没有办法为这个人做什么。想到这里,他的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也压抑不住了,他扶起姬野,想要把他抱进怀里。
“阿苏勒……”
姬野在睡梦中喃喃地说。
“阿苏勒……对不起。”
吕归尘愣住了。良久,他把姬野放回石板地上,轻轻为他搭上自己的披风,阻挡这风霜露重。
那一夜南淮的天空澄静,星辰剔透,羽然像是一只白翼的燕子在远处掠过天空,大概还在呼呦呼呦地高喊,只是太远了听不清楚,息辕昏昏沉沉的趴在云台边上,把半个身体探出去呕吐,而姬野静静的躺在冰冷的青石上,身上盖着吕归尘的外袍,呼吸均净如婴儿。
吕归尘便在云台上吹笛,笛声漠漠,像是牧马人在马鞍上回望平林远山。吕归尘觉得真是寂寞,每个人都是如此,寂寞的像是风里的一叶飞蓬。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revolutionaries await
life or something close to it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ministryoflove

Author:ministryoflove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time is contagious, everyone gets old
united we sit
the world in your eye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kick it punch it smash it
touch me, trust me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