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说干就干!

作者:miniluv, ryod
CP:野尘
文章名:无 -_,-
...内容段落无法以作者区分.

-----------初H未成只差临门一脚之分割线---------

原作: 

 ”少主这么深夜不睡么?在这里看什么?”姬野挤了上来和吕归尘并肩站在梯子顶。
……
  ”我……我……我不是……”吕归尘不知道怎样解释。他的脸红得发紫,像一只还没熟透的茄子,只好深深地低头下去。
  ”能不能出宫?”姬野拉他的袖子,”明天晚上带你出去看新鲜。”
  ”新鲜?”吕归尘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的朋友。
  姬野脸上满是得意之情。


同人v2.0:

“出宫去看什么?”
“大人的事情呗。”
“那……那是什么?”吕归尘眨眨眼,脸上写着“你们东陆人的事情真复杂”几个大字。
“就是……”姬野附在吕归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还一心想着要和姆妈结婚的蛮族少主的脸刷得就红了,他大喊:"姬野!你……!”,还没说完,就从梯子上摔了下去。
姬野这下慌了神。虽然他不怕天不怕地,但这北陆世子从墙上摔下去万一要是伤着哪裡可不是开玩笑的。姬野几乎是反射性地伸出双手一把捞在吕归尘腰间,却忘记给自己留个支撑。

“哇啊——!”
吕归尘惊恐地大叫起来。
“……叫什么叫,摔到的是我不是你诶……痛痛痛……”
在着地前瞬间姬野硬是空中借力翻了个身,用自己的身体做肉垫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所幸围墙下是柔软的草地,才没有摔伤。两人一上一下紧贴在一起,模样都狼狈不堪。

“姬野你没事吧?”吕归尘吓了一跳,支起半个身体来看着姬野。
“没事没事,这点高度摔下来……。”姬野皱了皱眉,想要坐起来,脑袋就跟他身上的吕归尘撞在了一起,又躺回了草地上。
他们这才有了两个人正相偎着的自觉。南淮温暖湿润,夜色贴着皮肤,燥热难耐。围墙对面传过来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全然不敢想象是平素那个温文恭敬的百里。吕归尘觉得这一天里发生了太多不平常的事情,他好像已经不是自己了。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他有点不知所措地想挣扎着站起来。姬野大概是被压到被撞的地方,龇牙咧嘴地叫痛,这下吕归尘又不敢动弹了,只好老老实实地保持原样趴在姬野身上。
姬野感受着身上的重量,心裡七上八下,可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在暗中凝视吕归尘模糊的轮廓,一言不发。
过了好一会,又也许只是一小会,姬野慢慢抬起双臂,推开了吕归尘。
“……回去吧。”
“嗯、嗯……”
“别忘了明天的约定啊!”临分别前姬野扭头对吕归尘说。
“嗯……我知道……”吕归尘低着头,若有所思地答道。

姬野快要走出归鸿馆的时候他又扭头看了吕归尘一眼,却发现那个孩子也正在看着他,眼睛圆圆亮亮的。这种偷窥一样的行为被对方发现以后,两个人都有点尴尬。
姬野扁了扁嘴,琢磨了一会,说:"你也管教管教你的侍女啊,夜都这么深了,看样子她们今天晚上是不会回来了吧?”
“嗯,这里平时无论白天晚上都是我一个人……”吕归尘迟疑片刻,这么说道,听起来有些强打精神。
“那你怕不怕?”姬野四处打量着,王宫的夜晚里雕梁画柱都多了三分鬼气。
“我不怕!”吕归尘这次倒是立刻回答了出来。
“那就好。”姬野笑起来,觉得这个蛮族少主果然很有趣。
“可是……”
“嗯?”
“可是,”吕归尘想了一会,眨巴眨巴眼睛,“你要是今天晚上留下来的话,我就能讲很多草原上的故事给你听了。”

“在羽然之前,从来没有人牵过我的手,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手很脏。”
“你的妈妈也没有吗?”
“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姬野蹭了蹭鼻子,模样并不难过,但是吕归尘心里一惊,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补救,想了一会,突然张开孱弱的小胳膊把姬野抱在了怀里。
“你……你干什么!阿苏勒!” 姬野吓了一跳,眼前的青阳世子明明看来弱不禁风,一时却挣脱不开。
“我、我小时候姆妈经常这样抱着我给我讲故事。”吕归尘红着脸说,脸像草原上羊羔的嫩耳朵,“后来姆妈死了,我也很久没有这样了。你的妈妈也这样给你讲过故事吗?你喜欢这样吗?”
姬野看着蛮族孩子坦率而执着的模样,不知该如何应付的转开了视线。
“也……也没有什么不喜欢啦。”他紧邦邦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我很喜欢这样呢。”吕归尘笑着小声说,”姬野,我给你讲盘鞑天神造人的故事吧。”

吕归尘的声音轻轻软软的,带着一点北陆口音,偶尔还会因为困难的单词而停顿下来。姬野觉得他说话就像唱歌一样,很好听。但是他根本没有去听对方讲话的内容,阔别已久的人类体温比姬野想象的还要暖,所以他在短暂的抗拒之后就贪婪地伸手抱住了傻蛮子,像春天里的小老虎一样用头发去蹭他的颈窝。
惊鸿馆里一向冷清,侍女不陪吕归尘,他嘴上没说什么,可十几岁的孩子有几个是耐得住寂寞的。很久没有和人一起睡了,这样真好。姬野的呼吸喷在吕归尘脸颊边,那股呼吸化成了小虫子似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一直爬到心口去。他觉得酥酥痒痒,却又有那么一点难受。这些理不出头绪的想法随着姬野渐渐沉稳的呼吸声而恢复了平静,吕归尘略略收紧搭在姬野背后的手臂,阖上了眼。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之分割线-----------

南淮城夏末的夜市东陆闻名,是吕归尘在草原上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他在食物的香气和小贩的叫卖声中有些战战兢兢,感觉自己像要被妖艳的南淮城吃掉了一样,忍不住揪起了姬野衣服的一角。姬野皱了皱眉,抬起手,吕归尘以为他要推开自己,对方却把自己的手握进了他的掌心。
吕归尘觉得脸上辣辣的,除了草原的姆妈外还没谁这么用力地拉过他的手。他试着缩了缩手,姬野便又将他的手拉过去,这样几个来回后,姬野有些不高兴地瞪着他。
“姬野,你别拉着我的手……怪不好意思的……”集市中太过吵闹,吕归尘的声音几乎被淹没。
“你又不认识路,不拉着你,走丢了怎么办!”姬野气呼呼地回答,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拉着吕归尘便往人群里钻。

很多年后青阳的昭武公坐在寒冷的帐篷里,让小合萨点起火盆。他问小合萨,你们真的能读清楚星辰的轨迹么?小合萨诚惶诚恐着不知如何回答。昭武公笑起来,挥挥手,说这问题太失礼了,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起,曾经有个人要我照着他说的路走下去,我那么做了,最终却只得到一个从来不曾期望过的未来。

而时间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南淮城的夜晚,少年昭武公的内心还没有被北陆的风雪所吞噬。他只知道牵着眼睛的少年武士,在人潮里跌跌撞撞。
“姬野我都说了你别拉着我了……”
“姬野,姬野你走得太快了!”
“姬野?姬野?你在哪里?”

光脚丫的小孩子。笑声。温带花朵的香气。灯火。许多许多的光点。晃动不停。
吕归尘站在路口,无措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流。

和姬野走散了,自己也不认识从所在地到惊鸿观的路。青阳少主虽然淡泊生死,却不代表变成迷路小孩时也能一样镇定。
或者说,和那个人失散了,让孩子的心头涌起了一些毫无道理的不安。
他想在这裡傻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随着人流往前走,兴许能回到认识的道路上。刚走出几步,忽然有人从背后抓住他的肩膀。
“还乱跑!”
遁着熟悉的声音回头看去,姬野手上拿着两串大大的棉花糖站在那裡。
“早说过让我拉着你才不会走丢,看吧,这下害我好找!”
“明明是姬野你放手的啊……我也有叫你等我……”吕归尘有些心虚地辩解道。
姬野不由分说,将手上的一隻棉花糖塞到吕归尘手裡:”这叫棉花糖,现在下唐都没什么地方有卖了,你在北陆肯定没见过吧!”
“嗯,不过上次少主借我看的《淮南风土志》上倒是有提过这个,”吕归尘学着姬野的样子一口咬下大块的白色丝絮,“好甜……”习惯清淡饮食的吕归尘皱起了眉头。
“会么?”姬野头一伸,咬住了吕归尘手上的棉花糖。
吕归尘看着姬野就这么凑过来,扎扎的头发就在自己鼻子底下,突然觉得心也变得像大团的棉花糖一样软绵绵,一吹就能四处飘散。
“…………你不喜欢吃甜的啊?早知道给你买点别的了……”姬野抬起头来抹了抹嘴,看起来有些懊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心疼他少得可怜的薪金。
“也不是。”吕归尘露出微笑,又再咬下一口棉花糖。
姬野嘴裡含糊着几句,吕归尘还没来得及细听便又被姬野捉住了右腕。

“这次可不能再放开了啊!走吧!”

--------------------------------------

两位作者震惊于自己的创作速度并且此起彼伏地呐喊"野尘好萌!"
...这种时候总算是理解了出突发本的心情呀.

コメント

非公開コメント

不、不好……被萌到了[捂胸口]

我、我排樓上……(你湊什麽熱鬧!
revolutionaries await
life or something close to it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ministryoflove

Author:ministryoflove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time is contagious, everyone gets old
united we sit
the world in your eye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kick it punch it smash it
touch me, trust me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