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年年岁岁采花贼相同

古月衣才21岁!古月衣才21岁!古月衣才21岁!古月衣才21岁!
息衍你这个比他大出一轮的老男人还有没有人类基本的道可是好萌混账指数越是攀升角色就越萌怎么办呀!

----------------混账上脑之分割线----------------

我向组织全招供了这几天我全在画息衍女体简直无时无刻也不在想着息衍女体为什么息衍那么适合女体呢果然R指定男性向同人才是我的归宿对不对?!对不对啊?!

天生堂FANBOOK#4,息古女体化初尝试,清新明丽的晋北紫荆长射主帅古月衣[21岁未婚被老牛吃嫩草中]受到了读者一致好评.另一方面,女体羽将军的评论则分为两极化的"不够妖艳!""过分妖艳!""衣服布料那么多不适合角色性格!""衣服布料那么少到底想怎样!",真可谓一百个人眼里有一百个混账,众口难调.

girl copy

"来嘛镜头可以再靠近一点哟~"
"息将军自重."
"古将军,你的腿蹭到我了,好坏哦."
"不息将军是你的腿在蹭我."
"年轻人就是不一样,皮肤的弹性真好呢."
"息将军,白大将军在城楼上看着呢虽然这里是400步外但是我觉得他能一箭穿心."

...创作过程一定很百感交加吧天生堂主笔.[扶额]

bai.jpg

...忍不住画了女体天生堂主笔.[流泪]
认为面瘫主帅她自己也穿得寡廉鲜耻的大家,你们没有错!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画女人最开心了!

苏玛,柔柔软软满身香气的小女子,还有她的小羊羔,画得最开心了!

suma.jpg

...我也就只能画出这种程度的阿苏勒了.这种程度指的是羊羔程度!

Count silently to ten; ten thousands; then millions.

Mother, do not feel ashamed of me. I choose to live in this field of warriors and outlaws. I can even take you here one day, and you will know that I can do what I want to do even when the night is dark and cold.

经人介绍,上了global queer cinema这门课.主要内容是电影赏析.
上个星期看的是Paris is Burning.二十世纪80年代,纽约的人同性恋群体建立了一种叫ball的晚会.在这个场合,他们盛装出席,在这个不需要担心因为肤色和性向而被歧视的地方尽情耀自己.
Willie Ninja, Ninja Ball House的所有人,创立了一种叫vogue的舞步.他所提倡的是,用舞蹈代替争斗.在他的ball house里,有争议的两个人会彼此对舞来经由裁判决定胜负.Vogue这个舞步名字来源于殿堂级的时尚杂志,特点是直角型的精准动作,优雅的静止姿态和咄咄逼人的力量感.他像记录片中的其他人一样,梦想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在银幕上镜头前起舞,让世界尽头的每一个人都能看见.他的理想终于实现,他成为了一个传说.
顺便一说他后来的成功在这个压抑的纪录片里本身完全没有提及.只是讲述着纽约同性恋人的生活,他们贫困潦倒,大多自暴自弃.虽然那些人依然有灿烂的笑容,但是贫穷和恶意让他们早早就苍老了.有一个人说,在纽约,同性恋生活得很不容易,甚至是危险的.片子最后,一个正在存钱做手术的少年被人杀死了.Ninja回忆那个少年,说他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样.失去了他如同失去了自己的右臂.
麦当娜的同名曲子,vogue,借用了ninja的舞步,他本人也有出场.看mv的时候被完全被他迷住了.镜头下面记录的,都是绝望和挣扎的生活.可是这个mv里Ninja那么美.他舞动的姿态就如同在和世界为敌.他的样子骄傲得让我差点就哭啦坐在我旁边的小青年也一直在颤抖,他想到了谁,依然在跟世界战斗着的自己吗.

MV link:
http://www.youtube.com/watch?v=ezvNz7gE34s

2分10秒左右的那个人是ninja.麦当娜的舞跳得没有那个味道,重点在ninja三人组.TOT
要看啊!一定要看啊大家!

诚意原上草

在这个普天同庆的秋分之日,google banner飘落了红叶,诗诗以犹胜于秋枫的美丽姿态走进了奴家糟糕的人生.那么MORE里面是其实写于很多天前的东陆同人界补完!离国主!
热烈欢迎踏入泥沼哟诗诗,那么下一步果然就是写三万字同人了吧是这样吧!

続きを読む

白毅你这个王八蛋!

与昨天日记标题对应.
...还真是悲哀的对应阿!

九州企业录part.2

作者感言:
"息衍太混蛋了怎么办...[抓墙]"
"就让他一直混下去吧……[扶额]"

说的也是阿,反正白娘子也是个仁义道上脑的王八蛋嘛.

作者感言之二:
"靠息衍你真他妈的混蛋啊!"
"他喝多了又失恋了也不能怪他啊! "
"那就随便找人排解啊!反正早上起来第一句话又要犯混了吧!"
"你好贴心哦萌友! "
"除了白毅之外息衍不要对谁都是那副死样子啊……"

越来越觉得果然还是白娘子王八蛋.[扶额]

続きを読む

息衍你这个混帐!

中意的男人最近搬了新家很happy,请我去作客.晚饭时间接了我过去,聊着天就充满料理魂的开始做饭.
前菜是果醋生菜沙拉,主菜是rosemary烤小羊排和奶油煎蘑,甜点是草莓串浇糖浆,沾着拌了意大利传统柠檬酒的cheese和巧克力屑吃;最后的饮料是斯里兰卡来的某种走私红茶.餐具是他那个陶艺家姑姑做的粗陶树叶图样碗碟.
...好棒啊可恶!不要对普通朋友那么好啦算我拜托你了呀少年郎!
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古月衣的心情呢,混蛋.TvT

诚意已成年

息古割心割肺万岁![振臂]

狗血ALERT.

続きを読む

人生就要朝三暮四


MSN的分类突然没了!大家都在其他联系人里面了!胸口碎大石求修复方法!

--------------------------------------------------------
今天的计划本来是补觉,睡醒了画野尘,之后和朋友去酒吧.
补觉前意识到该去某报纸画插图,于是就想说去一下吧反正也花不了多少时候.
到了之后却因为一时兴起机缘巧合而发表了演说通过了投票成了插图组的组长,并且之后就一路工作到半夜1点.
...人要为自己的冲动付出代价啊,这是息衍教导我们的.

欢乐的是,11点半后大家都神智不怎么清醒,所以有个漂亮的同性恋青年在椅子上跳了一段百老汇风艳舞.活着真是太好了,这也是息衍教导我们的!
某对新加入的男性姊妹花分别来自意大利和国,他们的专栏叫art attack.活者真是太好了下略!

活着就要无病呻吟阿,曹雪芹曾经教导我们

应萌友要求画高中版自行车野尘,画完线稿又去看了一遍最早让我们萌发这个念头的高中野尘文.
只是写普通的学校生活.文到结尾处,吕归尘说我要考上大学让你们看看,姬野说你别异想天开了,要是你能考上我也一定能考上!然后他们都喝醉了,跑来跑去的喊,上大学啦!
这一段,无论什么时候看都很想哭.虽然我没有过考大学的烦恼,但是也曾经是那么一个愚蠢的小女孩.
时间能定格在15岁的那一年该多好.他们的时间,或者我们自己的时间.

等到了九州志,读了江南的新章,不复当年青涩热血,跃然纸上的是洗练文字所描绘的狮牙会华尔街生存实况.变好了么,其实是好的,只是突然发现,原来已经那么久了.作者读者,戏里戏外,都那么久了.
那一年我买不到九州的杂志,心爱的姑娘打长途电话读了一段殇阳血给我,她读息衍这个名字的时候咬字清楚,多么好听.后来我们的手机都欠费停机了.
我远走他乡之前,她不知道了从哪里找了一套杂志来,厚得像板砖.我说那么多书我带不走啊我只能拿两个行李箱坐飞机,她说,我送的东西你用牙咬着也要给我带走,知道吗.我就真的咬牙带走了.现在我重新把那叠杂志翻出来,看到阿苏勒和姬野隔着海峡相望,就很不争气地想,这世界真是他妈的大,而我又为了什么要离开家.
姬野和吕归尘,这两个少年,骑的是骏马也好,凤凰牌自行车也罢,住在下唐南淮或者杭州三中都无妨.我们大概都只是想在他们身上看到年少轻狂的梦想吧?还有那些有你相伴就敢与天下为敌的万丈豪情.在那些花儿一样的年华里,我们不是都曾对谁说过么,在你身边我无所畏惧.

[抬头]有多文艺呀我自己!
振作呀!不要输给白衬衣长裤呀!

诚意奶茶壶

看了一些蛮族文忍不住感到...吕家好棒!没心没肺无血无泪的吕氏帕苏尔家好棒!"吕家的狗崽子"这个称呼放到阿苏勒身上实在太棒了!只要一想象他被这么称呼时候强忍着痛苦的表情就快乐得全身发抖...!
总觉得这一刻的自己体会到了吕氏帕苏尔家代代相传的魂灵.[才没有]


"呸!吕家的狗崽子!"
长生王面无表情地看着胆大包天的朔北遗孤,那个小孩子眼睛里面燃烧的火焰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某一个人.是谁呢?侍从杀死孩子的时候,铁颜上去挡了挡,不让血溅到长生王身上.
长生王垂下眼睛,片刻之后安静地收回了盘旋空中的猎鹰.
"巴扎,巴鲁,回去了."
"是,大君."

asule.jpg


"再不回去羊肉烹饪节目就要演完了."
"是啊,大君!"

诚意共明月

中秋快乐呀大家,今天,你高血糖了没有?

虽然高喊着要严肃要正经还是写了很多糟糕的东西呀萌友...
不过写了很久的正经同人好歹是终于写完了.
姬野有那么多的抱负压在肩膀上,他也是人,也有难过得受不了想逃避的时候.那一个瞬间他是真的想带吕归尘离开,但是后者不愿意后悔,所以还是放开了紧握着的手.
那两人,都很不容易阿.

続きを読む

诚意琉璃心

被萌友的野尘暴风雨中的光辉鼓舞了所以终于也还是画了野尘!比直中靶心来,果然还是接吻前三秒最合我心哟!
请注意,我和萌友画的阿苏勒虽然完全不一样,但其实也只是因为我爱咱蛮族服装而已.[比大拇指]

"长生王并没有责备这个把自己拦腰抱起的东陆武士放肆,而是以某种近乎怀念的姿态,捧住了他的脸.是你吗,他说."

yechen.jpg

More里是东陆同人界简介.

続きを読む

诚意祖宗血

甲:萌友,这世上没有人比你棒了!
乙:得萌友如此,夫复何求!
...我觉得我们已经,完全不要脸.[比大拇指]

承接之前日记,唐comi吧的某帖截图.
贴吧详情请点过来.
金菊网,今天,你上了没有?

baidu copy

诚意奔四化

俗话说上坡容易下坡难,一日糟糕便日日糟糕呀正经同人完全也不想写呀.

那么,今日的糟糕主题是九州两朝comi大会简史.
没有什么关系的背景资料请猛击此处.

続きを読む

诚意千斤顶

各位tk本blog的父老乡亲,野尘二人组因为感慨于自己的井喷程度而给九州开了新分类哟!有没有很感动啊!真的很感动吧为了这股邪恶的心!

萌友云:我这2周写的东西比我之前20年写的文还多了好几倍.

那么,今天的我和萌友的糟糕欢乐日常魔爪已经伸到了亲世代身上呢!

続きを読む

诚意不停歇!

白天好温暖阿...太阳底下好舒服阿...
在这个温暖的白天,脑子里充满了糟糕的想法!事实证明我和萌友一见面便是千日之糟糕...

野尘军日常:
"吕归尘,你夜观天象发现什么星野异动了吗?"
"...西门大师,我发现我们的天花板被偷了."
“息辕,天花板不见了,你快去修修。”
“姬野你闭嘴!为什么又是我!”
"息辕你回去休息吧,咳.我去修理,咳,咳,咳咳."
"...阿苏勒你不要逼我!我去修!我去修还不行吗!"
“(小声)阿苏勒干得好!息辕那老好人就吃这套!”
“(小声)姬野你以后也这样吧,我看挺好使的”

结论:大哥你辛苦了.

东宫日常:

"尘少主!你怎么被马蜂蜇了!还好吧,我去拿药给你..."
"谢谢你,息辕,不过姬野伤得更重,你先去看他吧."
"你他妈的姬野!蜇死活该!"
"为什么待遇差这么多阿息辕你这个混蛋!"
“也不想想每次闯祸的都是谁!这次捅马蜂窝的一定又是你吧!”
"是...是我想看树上的鸟巢才不小心..."
"尘少主!你就让我痛痛快快骂他一顿吧算我拜托你了!"
“息辕!你居然公私不分!有本事跟我打一架啊!”
"双手刀剑之术!"
"嗷!嗷嗷!...息辕你等着!不就是双剑么老子去学双枪看谁怕谁!”
"姬野,你说话好下流哦.../////"
"阿苏勒,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虽然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可是拜托不要大白天的就制造这种气氛好嘛?!叔叔我不要再守东宫了!”
"你跑回来干吗?不是跟你说了要把那俩人的一切记录下来吗!冬comi都靠你了啊辕儿!"
"叔叔你第一次叫我叫得这么亲啊!为什么反而觉得世界一片暗阿!"
“孩子,有些事情不知道反而更好。但是如果你真想知道真相的话,我可以告诉你其实……”
“多谢叔叔好意!我马上回去!我马上回东宫去还不行吗!”

结论:...世人都看到了我们的糟糕阿萌友!

诚意隔云霄

与萌友阔别三日,重逢happy如同野尘会合!萌友快写破玉重圆!

在贴野尘之前,我想说一下现在的生存状况.因为暖气还没通,而新住所又背阴,基本上每天都觉得自己可能会冻死,进了被子就不想出来,因此今天午觉睡了6小时之久...
睡醒之后出门看见室友,她也诚惶诚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死在这种温度之下.我开了炉子煮了个方便面,然后觉得炉子旁边真暖和!室友闻听立刻钻到炉子前面,我终于回想起来小时候咱北方都是烧炉子的,于是在炉子上坐了一壶水,俩人幸福地依偎了一个小时左右.
...用掉了多少电阿!但是我管你去死啊!妈的快通暖气阿!

关于天气的吐槽:

"back from china already? welcome back"
"thank you warm-hearted canadian"
"i aim to please"
"however, the autumn is very cold, the asian is not happy"
"it's autumn? damn"
"actually in other parts of the world we call it "harsh winter" already"
"tell me more of these wondrous lands! are they generally warm?"

接下来,野尘好几碗,来了哟!用古文写同人什么的,最开心了!

続きを読む

诚意震千户

通宵写了6000字同人,只要想一想这种爱便武者震呀!
平生不曾写过如此正直的同人.醒来了么,我心中的热血少年!

九原易帜相关.
起因:"阿姬野和吕归尘是怎么决裂的呢!""很介意呀来写呀!""便写呀!"

続きを読む

诚意当长存

息衍的萌萌旋风观察日记[未完待续]
作者:miniluv,ryod
两名作者的不同段落可以标点符号区分.-_,-


x月o日
息辕这个孩子,把他放在东宫撮合了他和少主那么多年,到如今不过是点头见面的交情.没一点继承了我的灵性,不愧是我那呆头大哥的孩子,早知道就让他死在了牢里,还可以出个鬼畜本.明天青阳少主要来,吕氏称霸草原几代,希望世子有我当年的放荡不羁风韵.孩子们演武也令人期待,不知道有没有当年白娘子那样惊才绝艳的少年?塘子里的荷花快要开了,明天记得让息辕多照料着些.


x月x日
明日国主举行演武迎接青阳世子。今日觐见时,窥见那世子不似同族人长得威猛,反而面带病色,弱不禁风,再加上他那身世,一看就是个优秀的苦大仇深受。想那蛮荒之地竟能生出如此好苗,青阳王吕嵩这人倒也了得。可惜放眼下唐年轻军官,纨绔子弟众多没几个好货。息辕这小子论条件是不错,可惜那木头性子真是像足了他爹。哎,下唐无少攻也。


x月x日
今日演武收获颇多,没想到姬扬之孙姬野攻度之高,整个淮南城怕也没几个人能出其右。而得胜后青阳少主的反应也是耐人寻味,值得探讨。纵观演武全场,一个人的胜利,一个人的掌声,穿越人群交汇的眼神,我预感下唐今后一定会发生惊天动地的大事。在下唐隐伏这么多年,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刻。天驱的精神,总算出现了真正的继承人!
姬野那傲气颇似我年轻时的模样,改明就把他安插在东宫禁军里,加他和世子的相处时间,若是能撮合这双孩子,倒也了却我多年的心愿了……


x月o日

今日尘少主搬进了东宫.听说方都尉虽然指派了两名宫女给尘少主,少主却抵死不许那宫女们留在归鸿馆.少主这个孩子不过10岁,已经可以和我心灵相通全无隔阂,实在少年英雄可敬可畏.
在这种充满欢乐的时节,淳国那边却不断有人来骚扰,活该天罗把他们大卸八块.唉,风虎何曾解风情?我多希望来犯的是楚卫亲兵.


x月o日

去天武者老不死那里的时候撞见了姬野.那孩子时常受伤,今天却伤得尤其重.我多少有些担心他没准哪天就被东宫那些小兔崽子给攻了,不过如果不能跨过这层障碍,也就没有资格成为我的继承人了.老不死看样子和姬野来往已有一段时间,莫非被他抢先了一步?那家伙因为不曾攻下姬扬而耿耿于怀了几十年,可别是想爷债孙还吧?



o月x日
姬野那小子生性沉闷,安排他在东宫守宫月余,竟未向世子搭过一句话。本以为一桩好事就要石沉大海了,今日练兵居然出现绝好的转机。虽然姬野只是出于意气才站出来维护世子,不过看尘少主的反应,他也不是完全没有那个意思,孺子可教也,我果然没有看错人。但问题的关键便是姬野那小子太钝,日后怕是要吃上不少亏。形势所迫,将他收做徒弟进行总攻教育改造才是上上之策。俗话说,同人本子到用时方恨少。读完一捆,再读一捆!

论天驱组织的cp观和培养方式

在缥缈录及其不同版本外传的阅读过程中,读者不难发现,息衍是当之无愧的九州野尘第一人.这不仅因为他是身负[吡--]纲领的天驱宗主,更重要的是他在野尘这个年轻的cp身上看到了当初发展失败的息白.
正如息衍本人曾经说过的那样,他"每次看[姬野]的眼睛,就像对着镜子。”
这个认知的具体起源已经无从得知.可以确定的是,在野尘二人初次见面连当事人都互相只有朦胧冲动的时候,息衍已经奠定了他清晰而坚定的cp观.在姬野奋战于台上的时候,息衍完全没有把注意力放在他所应该放到的地方上,反而"看见金帐国坐席上的少主不再东张西望了,他的拳头攥得紧紧的,紧盯着场内的动静。"
那一刻,他体会到了通电一瞬的high感.于是他力排众议收姬野做了学生,并且,"帝都史官所不曾记录的,是下唐国武殿都指挥息衍自请为蛮族世子吕归尘的老师,开始教习行兵布阵的学术。"
很明显,收学生并不是什么不可纪录的事情,然而羽将军那立场强大的心怀鬼胎,终于让史官也望而却步.

成功地让野尘二人同堂培养感情后,息衍虽然日理万机并且还要忙着学习民歌照顾花草,却一日不曾忘记为出野尘本搜集资料.在这件事情上,他证明了自己并没有白养着帐下万余鬼蝠.有文道是:
姬野忍了一会儿,忍不住,悄悄地掉头要跑,身后却传来了息衍的声音:“整日和吕归尘出去喝酒放赖,没一点耐性!”姬野心里一凉,明白自己和吕归尘的所作所为,大概没有一件可以逃离老师的眼目。

与息衍同代的天驱大宗主天武者,年轻时曾受给了姬野的爷爷姬扬,至今不可忘怀.为了在后辈身上实现自己功亏一篑的反攻梦想,他对蛮族少主关爱有加,循循善诱,毅然成为了九州尘野第一人.大宗主我挺你!
昭武公后来回忆起来,自己初次出征前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不要输给姬野,刚柔之术,是武术的两种极致,姬野得了姬扬的魂,你得了我的意。我可不希望输给自己的老伙伴!”这是最后的叮咛。
他背对着月光,吕归尘看不清他的面容,却能够感觉到这个老人第一次对自己露出了笑容。

天驱两位宗主历来素少联系,自从cp不合,更是明争暗斗,势同水火.殇阳关一战,纵然两人都坚定认为野尘二人必须一同出征并且同居一个帐篷,但是关键部分仍有分歧.
天武者放下狠话,并且开口就是旧情人:“时代不同,在我们那个时代,那么多男人向往成为英雄,建立功业。姬扬在稷宫的时候,他的朋友是苏瑾深、叶正勋和李凌心,那些男人,他们凑在一起可以颠覆天下。而这个孩子有什么样的朋友呢?他太孤独。他只是想证明他自己而已。”
息衍力挺自己认定的攻,认为今次自己可以拿下自家的受而姬野也必定可以拿下他认定的受:“不,他能行的,我能看出他身上有一种气质,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我就觉察了那种气质。”

这种气质,这种搞[吡--]的气质,这种天驱精髓的气质,在日后的劫法场一节中,给了无辜过路的拓跋将军极大震撼.
这位出身北陆不曾见过大阵帐的直男看着夕阳下的野尘,"他明白了这两个字,那就是天驱,两个拥抱在一起的年轻人的背影。"

诚意死无憾

死无憾这个短句就这么糟糕掉了...

轻松愉快的野尘小剧场,源于一句"反正下唐男色成风,你不用介意".
有百里公子和大哥以及九州野尘第一人息衍将军在,世界充满和谐色彩!

続きを読む

诚意不曾断

短信突发文又一发...这种一睁眼就在妄想野尘的日子真是够了!
以及息辕大哥你真是好男人哇.TOT

"姬野你他妈的臭小子!尘少主今天告假,我觉得奇怪就去看看,他...他身上青一块紫一块是你干的好事吧?"
姬野听着息辕教训,难得老实的只是低头不语.
"尘少主千金之躯,被你搞到现在都还下不了床,你出手就没点分寸么!"
"行了行了."姬野自知理亏,可他毕竟不是被说教的料,"不就是玩摔跤时不小心扭到脚,用得着大惊小怪么.不听你说了,我去找阿苏勒."
"喂!姬野你回来!我还没说完呢!"

诚意依然在

背景:殇阳凯旋后
原文含量:50%
感想:同人放进原文里全无违和感呢!真是好样的原作呢!


吕归尘用力抓住姬野的肩膀,却不知道说什么。姬野挣脱了他的手,踉踉跄跄往前奔了几步,他在云台的正中央站住了,仰面对着星空,伸展双臂,像是一只绷紧了全身肌肉练习起飞的雏鹰。
“她又死了,又死了一次,”姬野喃喃地说,“就死在我的面前,可我还是没能救她。”
他缓缓地弯下腰去,像是无法再负荷那种悲伤。他用力抱着自己的头,想把自己和整个世界隔绝开来。
“妈妈,我是一个没用的小孩……妈妈,我是一个没用的小孩……我是一个没用的……小孩……”他轻声说。
吕归尘感觉到那股贯心的痛楚了,他觉得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他的朋友的瞳总是显得那么凶狠,仿佛带着仇恨。姬野是在恨别人,或者其实他是在恨着自己。这种仇恨无法解脱,因为死去的人已经死去。
姬野仰面倒了下去,沉重的着地。吕归尘上去想要扶起他来,才发现他已经躺在那里睡着了。他的睫毛微微颤动,下面藏着暗色的瞳。不像平日那样凶狠又不像方才一般脆弱。他这样半梦半醒的样子,就只是像个脆弱的孩子。
“姬野……”吕归尘抚摸着姬野的头发,用蛮族的语言轻声说,“我会保护你的。”
那种古老陌生的荒蛮之音回荡在夜色里,让吕归尘又想起了北陆的草原。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怀念过那片草原了。是因为习惯了南淮的生活么?和眼前这个无法无天的少年武士一起的快乐生活。这个少年武士给了他那么多他从来不敢想象的美好事情,但是他在这种时候却没有办法为这个人做什么。想到这里,他的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再也压抑不住了,他扶起姬野,想要把他抱进怀里。
“阿苏勒……”
姬野在睡梦中喃喃地说。
“阿苏勒……对不起。”
吕归尘愣住了。良久,他把姬野放回石板地上,轻轻为他搭上自己的披风,阻挡这风霜露重。
那一夜南淮的天空澄静,星辰剔透,羽然像是一只白翼的燕子在远处掠过天空,大概还在呼呦呼呦地高喊,只是太远了听不清楚,息辕昏昏沉沉的趴在云台边上,把半个身体探出去呕吐,而姬野静静的躺在冰冷的青石上,身上盖着吕归尘的外袍,呼吸均净如婴儿。
吕归尘便在云台上吹笛,笛声漠漠,像是牧马人在马鞍上回望平林远山。吕归尘觉得真是寂寞,每个人都是如此,寂寞的像是风里的一叶飞蓬。

诚意井喷

瞬间写就的野尘初H.又其实这些九州同人哪一篇不是瞬间写就呀这满腔热情终于化成了一不讲理二不要脸的能量么!

背景是殇阳战,离军溃败大破辎重营,吕归尘承诺当是重伤的姬野说会保护他,并且之后初次杀人以及初H...崩坏ALERT!

続きを読む

诚意滔天

今日的野尘内容是CP100问!...的前50问.

続きを読む

说干就干!

作者:miniluv, ryod
CP:野尘
文章名:无 -_,-
...内容段落无法以作者区分.

-----------初H未成只差临门一脚之分割线---------

原作: 

 ”少主这么深夜不睡么?在这里看什么?”姬野挤了上来和吕归尘并肩站在梯子顶。
……
  ”我……我……我不是……”吕归尘不知道怎样解释。他的脸红得发紫,像一只还没熟透的茄子,只好深深地低头下去。
  ”能不能出宫?”姬野拉他的袖子,”明天晚上带你出去看新鲜。”
  ”新鲜?”吕归尘抬起头,诧异地看着他的朋友。
  姬野脸上满是得意之情。


同人v2.0:

“出宫去看什么?”
“大人的事情呗。”
“那……那是什么?”吕归尘眨眨眼,脸上写着“你们东陆人的事情真复杂”几个大字。
“就是……”姬野附在吕归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还一心想着要和姆妈结婚的蛮族少主的脸刷得就红了,他大喊:"姬野!你……!”,还没说完,就从梯子上摔了下去。
姬野这下慌了神。虽然他不怕天不怕地,但这北陆世子从墙上摔下去万一要是伤着哪裡可不是开玩笑的。姬野几乎是反射性地伸出双手一把捞在吕归尘腰间,却忘记给自己留个支撑。

“哇啊——!”
吕归尘惊恐地大叫起来。
“……叫什么叫,摔到的是我不是你诶……痛痛痛……”
在着地前瞬间姬野硬是空中借力翻了个身,用自己的身体做肉垫承受两个人的重量,所幸围墙下是柔软的草地,才没有摔伤。两人一上一下紧贴在一起,模样都狼狈不堪。

“姬野你没事吧?”吕归尘吓了一跳,支起半个身体来看着姬野。
“没事没事,这点高度摔下来……。”姬野皱了皱眉,想要坐起来,脑袋就跟他身上的吕归尘撞在了一起,又躺回了草地上。
他们这才有了两个人正相偎着的自觉。南淮温暖湿润,夜色贴着皮肤,燥热难耐。围墙对面传过来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全然不敢想象是平素那个温文恭敬的百里。吕归尘觉得这一天里发生了太多不平常的事情,他好像已经不是自己了。自己的脸又开始发烫了,他有点不知所措地想挣扎着站起来。姬野大概是被压到被撞的地方,龇牙咧嘴地叫痛,这下吕归尘又不敢动弹了,只好老老实实地保持原样趴在姬野身上。
姬野感受着身上的重量,心裡七上八下,可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在暗中凝视吕归尘模糊的轮廓,一言不发。
过了好一会,又也许只是一小会,姬野慢慢抬起双臂,推开了吕归尘。
“……回去吧。”
“嗯、嗯……”
“别忘了明天的约定啊!”临分别前姬野扭头对吕归尘说。
“嗯……我知道……”吕归尘低着头,若有所思地答道。

姬野快要走出归鸿馆的时候他又扭头看了吕归尘一眼,却发现那个孩子也正在看着他,眼睛圆圆亮亮的。这种偷窥一样的行为被对方发现以后,两个人都有点尴尬。
姬野扁了扁嘴,琢磨了一会,说:"你也管教管教你的侍女啊,夜都这么深了,看样子她们今天晚上是不会回来了吧?”
“嗯,这里平时无论白天晚上都是我一个人……”吕归尘迟疑片刻,这么说道,听起来有些强打精神。
“那你怕不怕?”姬野四处打量着,王宫的夜晚里雕梁画柱都多了三分鬼气。
“我不怕!”吕归尘这次倒是立刻回答了出来。
“那就好。”姬野笑起来,觉得这个蛮族少主果然很有趣。
“可是……”
“嗯?”
“可是,”吕归尘想了一会,眨巴眨巴眼睛,“你要是今天晚上留下来的话,我就能讲很多草原上的故事给你听了。”

“在羽然之前,从来没有人牵过我的手,所以我一直觉得自己的手很脏。”
“你的妈妈也没有吗?”
“妈妈在我小时候就……”姬野蹭了蹭鼻子,模样并不难过,但是吕归尘心里一惊,觉得自己说错了话,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补救,想了一会,突然张开孱弱的小胳膊把姬野抱在了怀里。
“你……你干什么!阿苏勒!” 姬野吓了一跳,眼前的青阳世子明明看来弱不禁风,一时却挣脱不开。
“我、我小时候姆妈经常这样抱着我给我讲故事。”吕归尘红着脸说,脸像草原上羊羔的嫩耳朵,“后来姆妈死了,我也很久没有这样了。你的妈妈也这样给你讲过故事吗?你喜欢这样吗?”
姬野看着蛮族孩子坦率而执着的模样,不知该如何应付的转开了视线。
“也……也没有什么不喜欢啦。”他紧邦邦的身体放松了下来。
“我很喜欢这样呢。”吕归尘笑着小声说,”姬野,我给你讲盘鞑天神造人的故事吧。”

吕归尘的声音轻轻软软的,带着一点北陆口音,偶尔还会因为困难的单词而停顿下来。姬野觉得他说话就像唱歌一样,很好听。但是他根本没有去听对方讲话的内容,阔别已久的人类体温比姬野想象的还要暖,所以他在短暂的抗拒之后就贪婪地伸手抱住了傻蛮子,像春天里的小老虎一样用头发去蹭他的颈窝。
惊鸿馆里一向冷清,侍女不陪吕归尘,他嘴上没说什么,可十几岁的孩子有几个是耐得住寂寞的。很久没有和人一起睡了,这样真好。姬野的呼吸喷在吕归尘脸颊边,那股呼吸化成了小虫子似的钻进了他的耳朵里,一直爬到心口去。他觉得酥酥痒痒,却又有那么一点难受。这些理不出头绪的想法随着姬野渐渐沉稳的呼吸声而恢复了平静,吕归尘略略收紧搭在姬野背后的手臂,阖上了眼。



-----------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之分割线-----------

南淮城夏末的夜市东陆闻名,是吕归尘在草原上从来没有听说过的。他在食物的香气和小贩的叫卖声中有些战战兢兢,感觉自己像要被妖艳的南淮城吃掉了一样,忍不住揪起了姬野衣服的一角。姬野皱了皱眉,抬起手,吕归尘以为他要推开自己,对方却把自己的手握进了他的掌心。
吕归尘觉得脸上辣辣的,除了草原的姆妈外还没谁这么用力地拉过他的手。他试着缩了缩手,姬野便又将他的手拉过去,这样几个来回后,姬野有些不高兴地瞪着他。
“姬野,你别拉着我的手……怪不好意思的……”集市中太过吵闹,吕归尘的声音几乎被淹没。
“你又不认识路,不拉着你,走丢了怎么办!”姬野气呼呼地回答,加重了手上的力道,拉着吕归尘便往人群里钻。

很多年后青阳的昭武公坐在寒冷的帐篷里,让小合萨点起火盆。他问小合萨,你们真的能读清楚星辰的轨迹么?小合萨诚惶诚恐着不知如何回答。昭武公笑起来,挥挥手,说这问题太失礼了,你别放在心上。我只是想起,曾经有个人要我照着他说的路走下去,我那么做了,最终却只得到一个从来不曾期望过的未来。

而时间回到很多年前的那个南淮城的夜晚,少年昭武公的内心还没有被北陆的风雪所吞噬。他只知道牵着眼睛的少年武士,在人潮里跌跌撞撞。
“姬野我都说了你别拉着我了……”
“姬野,姬野你走得太快了!”
“姬野?姬野?你在哪里?”

光脚丫的小孩子。笑声。温带花朵的香气。灯火。许多许多的光点。晃动不停。
吕归尘站在路口,无措地望着来来往往的人流。

和姬野走散了,自己也不认识从所在地到惊鸿观的路。青阳少主虽然淡泊生死,却不代表变成迷路小孩时也能一样镇定。
或者说,和那个人失散了,让孩子的心头涌起了一些毫无道理的不安。
他想在这裡傻等也不是个办法,不如随着人流往前走,兴许能回到认识的道路上。刚走出几步,忽然有人从背后抓住他的肩膀。
“还乱跑!”
遁着熟悉的声音回头看去,姬野手上拿着两串大大的棉花糖站在那裡。
“早说过让我拉着你才不会走丢,看吧,这下害我好找!”
“明明是姬野你放手的啊……我也有叫你等我……”吕归尘有些心虚地辩解道。
姬野不由分说,将手上的一隻棉花糖塞到吕归尘手裡:”这叫棉花糖,现在下唐都没什么地方有卖了,你在北陆肯定没见过吧!”
“嗯,不过上次少主借我看的《淮南风土志》上倒是有提过这个,”吕归尘学着姬野的样子一口咬下大块的白色丝絮,“好甜……”习惯清淡饮食的吕归尘皱起了眉头。
“会么?”姬野头一伸,咬住了吕归尘手上的棉花糖。
吕归尘看着姬野就这么凑过来,扎扎的头发就在自己鼻子底下,突然觉得心也变得像大团的棉花糖一样软绵绵,一吹就能四处飘散。
“…………你不喜欢吃甜的啊?早知道给你买点别的了……”姬野抬起头来抹了抹嘴,看起来有些懊恼,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心疼他少得可怜的薪金。
“也不是。”吕归尘露出微笑,又再咬下一口棉花糖。
姬野嘴裡含糊着几句,吕归尘还没来得及细听便又被姬野捉住了右腕。

“这次可不能再放开了啊!走吧!”

--------------------------------------

两位作者震惊于自己的创作速度并且此起彼伏地呐喊"野尘好萌!"
...这种时候总算是理解了出突发本的心情呀.

帝都约会愉快!

REPO有朝一日会写的...吧.

那么,虽然事出突然,但是我和小ryod决定合写九州同人了!真是随便订下指标呢.具体原因请看blog!

-----------------------------
欢迎阅读原作节选:

"昏迷过去的吕归尘也被剧痛惊醒,双手死死的掐住了姬野的胳膊,眼睛瞪得好象要炸开。可是随着一声嘶哑的吼叫,疼痛再次让他进入了昏迷。"

解说员R:
插進H文里完全沒有違和感了呢!姬野你雖然沒有H經驗可是這樣青羊少主受不了的啊!

“起来!”姬野不再解释,一把拉起了昏迷在床上的吕归尘。   
“你干什么?”龙襄被他粗暴的动作吓了一条,不禁大吼。   
还是旁边的羽然拉住了龙襄:“相信他吧。”

解说员M:
你看,大家还是相信他的经验...
解说员R:
不要這么輕易的相信他啦……

-------------------------------
创作手札一记:

臭氧空洞:
相遇!H!赌钱打架!H!吃莲蓬!H!习武!H!
<--以上排名按时间顺序,敬称略
Ryod:
這h次數也太多了啊!h就都交給你啦!
臭氧空洞:
...很多年后,昭武公回忆起从前,总是笑着说,当时以为既然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也并不着急,没想到就没有了从此以后.毕竟那个曾经以为会相随一生的人,在短短二十年后就再也无法相见了.
Ryod:
你到底要有多隨便啊!

------------------------------
本段落来自傲娇:

臭氧空洞:
那个不是实战演习之后么!
这种时候[青羊对猛虎]说一些谢谢你愿意执行我的阵法之类的话也很正常吧?
Ryod:
“……我也不是特意要幫你的,我只是看不慣他們欺人太甚.”後來被稱為羽烈王的少年有些不太習慣被人道謝,嘟囔著別過了頭。
revolutionaries await
life or something close to it
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ministryoflove

Author:ministryoflove
FC2ブログへようこそ!

time is contagious, everyone gets old
united we sit
the world in your eyes
Locations of visitors to this page
kick it punch it smash it
touch me, trust me
ブログ内検索
RSSフィード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